分卷阅读33

情话七巧女 作者:猫眼黄豆

分卷阅读33

      出,驷马难追,怎麽能出尔反尔呢?”

    耶苍怔了怔,这死女人下绊子阴了他。他横她一眼,强硬道:“换一个。”神色间一副我就是出尔反尔,你又能怎样的嚣张。

    “好嘛。”江七巧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拽不过王爷天生的霸气,不甘不愿地屈服在了恶势力下,“那唤你苍好不好?你两个名字中都有它。”

    苍麽?耶苍在心底琢磨片刻,还不错,听着很顺耳。

    看他不再别扭,江七巧撒起了娇,“苍──我不想回王府,那里规矩太多,好闷的。”

    “好,不回去。”

    咦?这麽干脆?!她还以为要经过一番艰苦的抗争呢?江七巧惊讶地瞪圆了眼。

    耶苍一笑,道:“离开了京城,我就是南海霸主海之苍帝。巧巧,我也想带你到南海去看看我们的家呢。”

    “海之苍帝?”

    “这是世人送的绰号,我的汉名就是从里面取出的。”

    这──也太偷懒省事了吧!江七巧心底生出些鄙夷,转转眼珠,问道:“那现在的世人就只知你是南海霸主海苍帝而非元朝王爷耶苍?蒙特亚格,对不?”

    “乖巧巧。”耶苍,不,随着身份改变而换名的海苍帝有些溺爱地捏捏她的小鼻尖,伸手端起桌边的粥膳,“粥温凉了,正好入口,来,张嘴。”

    一支装满粥的小勺送到了嘴边。江七巧张口含住,果然温温凉凉正适合果腹。眉眼不禁弯弯眯起,她的男人呵,逐渐在进步中不是吗?

    ##### ########  ########    ##############  ###########

    生命如灯,人死灯灭,今天亲眼见证了一个63岁的生命终结。看着接二连三奔赴火葬场的大小车辆,突然感到人生短暂,青春梦幻转瞬即逝,加强了编织永恒的甜蜜童话的念头。做做美梦麽。(*^__^*)

    ☆、第二十九章清晨好时光之柔情的抚慰(微辣)

    一勺、两勺、三勺……不但入口的粥温凉糯软,递到唇边的小勺也不再是那种会噎死人的高频率了。看来不是王爷不能胜任喂食的技工工作,而是和王爷喂食时的心情有莫大的关系。

    和昨晚的喂食不同,面前的男人不再是清淡漠然的表情,他黑金色的眼睛既明澈又深邃,始终含着温暖的浅笑,流转的金光中挟着丝丝缕缕的柔情,弧度完美的薄唇微微勾起点点宠溺,与昨晚初见相比,整个人完全蜕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陌生的含满情意又心满意足的男人。

    难道经过一夜的灵肉性爱后,这男人也会发生异常可观且可喜的变化吗?那如果多做几次呢?最后这男人会不会变成任由她打骂踹踢也绝不还手还嘴的乖乖小绵羊?江七巧一口一口吃着温粥,眼神逐渐迷离,开始浮想蹁跹起来。

    忽然唇上一痛,拉回了她已不知道想到哪儿的深思,“苍,你干嘛咬我?”她摸着被咬的下唇,委屈地抱怨道。

    “巧巧,你刚才在想些什麽呢?”海苍帝喂她吃完最后一口粥,放下碗,抬起她的下巴,锐利的眼神利剑一般直直刺向她,“为夫怎麽觉得你的眼神迷蒙中透着邪恶呢?把你想的说给为夫听听吧。”

    她?????她能告诉他,她刚才想到了把变成小绵羊的他剥光了绑在床上,她手里拿着鞭子正打算玩sm吗?绝对不能说!打死了也不能说!否则那剥光了被绑的就变成了她!

    “我……我没……没想什麽?就是……就是觉得……”她目光心虚地游移着,“觉得身体还有点痛!”呼──终于找到了一个勉强可信的好理由。

    “是吗?”海苍帝半眯起眼,扫视着她心虚的小脸,声音淡淡的。

    “当然是!一定是!肯定是!绝对是!苍,你一定要相信我!”江七巧用力地点着头,心里发虚的她完全遗忘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古训,干下了很是低级的错误举动。

    以这女人突然变得如此愚笨的行为来看,方才她脑子里十之八九想的是不可告人的蠢事。海苍帝不漏声色地看着她信誓旦旦的可笑动作,心下暗自思忖着,身体还有点痛吗?唇角的宠溺带上了邪恶。

    “巧巧,身体还有点痛吗?”他搂着她,似是关心地询问。

    “嗯嗯。”终于相信了吗?

    “喔,看来为夫昨晚还真是粗鲁呢。来,巧巧,哪儿还痛?让为夫瞧瞧。”海苍帝一手把她牢牢禁锢在怀中,一手伸到她的腰间,作势要拉开束带。

    “嗯?!”干嘛,他要干嘛?!江七巧连忙捉住腰间的大手,慌不迭失地摇头,“不,不用看了,我我只有一点点痛,没没看的必要!”

    “不行,巧巧,就算只有一点疼,为夫也很是担心呢。”海苍帝毫不犹豫地给予了拒绝,“巧巧,你忍心让为夫一直担心吗?”他注视着她,一脸的担忧。

    “啊?!”江七巧愣住了,傻眼了。

    海苍帝吃吃一笑,搁在她腰间的大手趁着她的愣神从她手里抽了出来,隔着薄薄的衣物握住她高挺结实的右乳,五指轻轻地揉捏起来,充满弹性且柔软的手感让他流连不已,低下头,他在她耳旁吐出温热暧昧的气息,“巧巧,是这儿疼吗?为夫记得昨晚上揉捏的力道好像是大了些。”

    轰──江七巧的小脸瞬间艳如朝霞。“不……不是这里……”她艰难地试图抓下在胸上肆虐的大手。

    “喔,那是这边了?”大手不受丝毫影响地从容移到左乳上揉捏,“为夫记得昨晚上这边好像也用力不小。”

    “不……不是……”羞怯无比的声音低若蚊蝇,浑身已经趋于滚烫,这男人怎麽会这麽变态死不要脸。

    “不是吗?”海苍帝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似在思考什麽,“难道是这儿?”在江七巧还没反应过来时,大手拉住里衣的衣襟往下一撕,雪白的锦棉里衣变成了破布搭在女人纤细的腰间,而女人丰盈的粉嫩像两只调皮的小兔子般弹跳了出来,莹润雪腻的上半身覆着一层极淡的粉色,像蒙着霞光的名贵珍珠。好美的肌肤,只是这美丽的肌肤上布着点点青红的吻痕还有细细的牙印,虽然过去了一个晚上,颜色褪去一些,仍是显得有些可怖。

    “为夫昨晚真的是有些粗鲁啊。”海苍帝的言词间带上了些许自责,修长的手指怜惜地抚过那些青红,引起雪粉肌肤的一阵轻颤。手指抚到丰盈顶端仍旧有些红肿的蓓蕾时,他听到了一丝

分卷阅读33

- 肉色屋